《诗经》赏析(四)

《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大约五百多年的诗歌,编成于春 秋时代,据说是由儒家创始人孔子编定,本只称《诗》, 后被儒家奉为经典之一,故称《诗经》。是中国韵文 的源头,是中国诗史的起点,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 占有突出的地位。《诗经》共分风(160 篇),雅(150 篇),颂(40 篇),三大部分。它们都得名于音乐。 “风”的意义就是声调。古人所谓《秦风》《魏风》 《郑风》就如陕西调、山西调、河南调。“雅”是正 的意思,分为大雅小雅。周代人把正声叫做雅乐, 犹如清代人把昆腔叫做雅部,带有一种尊崇的意味。 “颂”是用于宗庙祭祀的乐歌。《诗经》对中国两千 年来的文学史发展有深广的影响,而且是很珍贵的 古代史料。 1、《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赏析:《国风卫风木瓜》这首先秦古诗的背景,古往 今来的解析多有分歧。 据张树波《国风集说》统计,主要有七种说法。 成于汉代的《毛诗序》云:“《木瓜》,美齐桓公也。 卫国有狄人之败,出处于漕,齐桓公救而封之,遗 这一说法在宋代有严粲(《诗缉》)等人支持,在清代有魏源(《诗古微》)等人支持。与毛说大致同时 意见与之相同。从宋代朱熹起,“男女相互赠答说”开始流行,《诗集传》云:“言人有赠我以微物,我 当报之以重宝,而犹未足以为报也,但欲其长以为 好而不忘耳。疑亦男女相赠答之词,如《静女》之 类。”这体现了宋代《诗》学废序派的革新疑古精神。 但这一说法受到清代《诗》学独立思考派的重要代 表之一姚际恒的批驳,《诗经通论》云:“以(之) 为朋友相赠答亦奚不可,何必定是男女耶!”现代学 者一般从朱熹之说,而且更明确指出此诗是爱情诗, 作者当是一位青年男子。 《大雅抑》有“投我以桃,报之以李”之句, 后世“投桃报李”便成了成语,比喻相互赠答,礼 尚往来。比较起来,《卫风木瓜》这一篇虽然也有 生发出的成语“投木报琼”(如托名宋尤袤《全唐诗话》就有“投木报琼,义将安在”的记载),但“投 木报琼”的使用频率却根本没法与“投桃报李”相 提并论。可是论传诵程度还是《卫风木瓜》更高, 它是现今传诵最广的《诗经》名篇之一。 因为关于此诗主旨说法多有不同,而“木瓜” 作为文学意象也就被赋予了多种不同的象征意义。 其中“臣子思报忠于君主”“爱人定情坚于金玉”“友 人馈赠礼轻情重”三种意象逐渐成为“木瓜”意象 的主流内涵。 《卫风木瓜》一诗,从章句结构上看,很有特 色。首先,其中没有《诗经》中最典型的句式—— 四字句。这不是没法用四字句(如用四字句,变成 为报,永以为好”,一样可以),而是作者有意无意地用这种句式造成一种跌宕有致的韵味,在歌唱时 易于取得声情并茂的效果。其次,语句具有极高的 重叠复沓程度。不要说每章的后两句一模一样,就 是前两句也仅一字之差,并且“琼琚”“琼瑶”“琼 据李时珍《本草纲目》考证也是同一属的植物.其间的差异大致也就像橘、柑、橙之间的差异那样并 不大。这样,三章基本重复,而如此高的重复程度 在整部《诗经》中也并不很多,格式看起来就像唐 代据王维诗谱写的《阳关三叠》乐歌似的,——自 然这是《诗经》的音乐与文学双重性决定的。 “你赠给我果子,我回赠你美玉”,与“投桃报 李”不同,回报的东西价值要比受赠的东西大得多, 这体现了一种人类的高尚情感(包括爱情,也包括 友情)。这种情感重的是心心相印,是精神上的契合, 因而回赠的东西及其价值的高低在此实际上也只具 有象征性的意义,表现的是对他人对自己的情意的 珍视,所以说“匪报也”。“投我以木瓜(桃、李), 报之以琼琚(瑶、玖)”,其深层语义当是:虽汝投 之感激。这里不宜将木瓜、琼瑶之类已基本抽象化的物品看得太实。实际上,作者胸襟之高朗开阔, 已无衡量厚薄轻重之心横亘其间,他想要表达的就 是:珍重、理解他人的情意便是最高尚的情意。从 这一点上说,后来汉代张衡《四愁诗》“美人赠我金 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尽管说的是“投金报玉”。 其意义实也与“投木报琼”无异。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 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赏析: 《国风唐风葛生》是一首悼亡诗。 全诗五章,每章四句,从结构上看,可分两大 部分,前一部分为有“予美亡此”句的三章,后一 部分为有“百岁之后”句的两章。对后一部分是用 赋法,诸家无异议,但对前一部分,除第三章皆认 句,互文见义,都既有兴起整章的作用,也有以藤草之生各有托附比喻情侣相亲相爱关系的意思,也 有对眼前所见景物的真实描绘,可以说是“兴而比 而赋”。这一开篇即出现的兴、比、赋兼而有之的意 象,设置了荒凉凄清、冷落萧条的规定情境,显示 出一种悲剧美作。接着,“予美亡此,谁与独处”两 句,是表达对去世的配偶表示哀悼怀念之情。这里 的比兴意义是:野外蔓生的葛藤蔹茎缠绕覆盖着荆 树丛,就像爱人那样相依相偎,而诗中主人公却是 形单影只,孤独寂寞,好不悲凉。第三章写“至墓 旦夕之旦,其意义又较“独处”、“独息”有所发展,通宵达旦,辗转难眠,其思念之深,悲哀之重,几 乎无以复加。 后两章,语句重复尤甚于前三章,仅“居”、“室” 两字不同,而这两字意义几乎无别。可它又不是简 单的重章叠句,“夏之日,冬之夜”颠倒为“冬之夜, 夏之日”,不能解释为作歌词连番咏唱所自然形成, 而是作者刻意为之。两章所述,体现了诗中主人公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永无终竭的怀念之情,闪烁 着一种追求爱的永恒的光辉。而“百岁之后,归于 其居(室)”的感慨叹息,也表现出对荷载着感情重 负的生命之旅最终归宿的深刻认识,与所谓“生命 的悲剧意识”这样的现代观念似乎也非常合拍。 3、《国风唐风扬之水》 扬之水,白石凿凿。素衣朱襮,从子于沃。 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扬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绣,从子于鹄。 既见君子,云何其忧? 扬之水,白石粼粼。我闻有命,不敢以告人。 赏析: 此诗以“扬之水”开篇,是一种起兴,并以之 比晋衰而将叛之。小河之水缓缓地流淌,流经水底 的白石,清澈见底,映出粼粼的波纹。这是一个平 静安祥的环境。谁知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有一 个很大的事变阴谋正在酝酿着。一群士兵身着白衣 红领,准备在曲沃起事。他们看到了敬爱的桓叔将 有所作为,非常高兴。跟随未来之主,必将成为有 功之臣。所以,很多造反起家的人,历来是有所图、 有所为、有所得的。 此诗一唱三叹,反复歌咏着扬之水,白石白, 以此映衬着白衣红袖,旗甲鲜明,说明队伍正在整 装待发。他们看到自己的领袖胜卷在握,踌躇满志, 不禁喜上眉稍,根本没有不成功的担忧。所以很自 然地耳语起来。这样也使此诗笼罩着一种紧张又神 秘的气氛。 诗中“素衣朱襮”、“素衣朱绣”是指诸侯的衣 服,程俊英认为这是叛变者所穿。蒋立甫反驳之。 因为根据程俊英的说法,潘父与桓叔合力谋反既然 是密事,他不能堂而皇之地公开穿起诸侯的衣服去 见桓叔。这等于泄密。而桓叔见其僭越之服,自然 会有看法。所以,“素衣朱襮”、“素衣朱绣”诸语, 不可能是对潘父的一种描写,而是就桓叔而言,是 对桓叔早日能成为诸侯的一种热切盼望。 诗以“扬之水”引出人物,暗示当时的形势与 政局,颇为巧妙。而诗的情节与内容,也随之层层 推进,到最后才点出其将有政变事件发生的真相。 所以,此诗在铺叙中始终有一种悬念在吸引着人, 引人入胜。而“白石凿凿(皓皓,粼粼)”与下文的 “素衣”、“朱襮(绣)”在颜色上亦产生既是贯连又 是对比的佳妙效果,十分醒目。并且此诗虽无情感 上的大起大落,却始终有一种紧张和担忧的心情, 在《诗经》中也可以说是别具一格。 4、《国风郑风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楚。终鲜兄弟,维予与女。 扬之水,不流束薪。终鲜兄弟,维予二人。无信人之言,人实不信。 赏析: 此诗从扬之水起兴。悠悠的流水啊,漂不起成 捆的薪柴。诗经中多次出现扬之水,也多次出现“束 楚”“束薪”之类。《诗经》中的兴词有一定的暗示 作用。凡“束楚”“束薪”,都暗示夫妻关系。如《王 风扬之水》三章分别以“扬之水,不流束薪”“不 流束楚”“不流束蒲”来起兴,表现在外服役者对妻 子的怀念;《唐风绸缪》写新婚,三章分别以“绸 缪束薪”“绸缪束刍”“绸缪束楚”起兴;《周南汉 广》写女子出嫁二章分别以“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起兴。看来,“束楚”“束 薪”所蕴含的意义是说,男女结为夫妻,等于将二 人的命运捆在了一起。所以说,《郑风扬之水》只 能是写夫妻关系的。 此诗主题同《陈风防有鹊巢》相近。彼云:“谁 侜(zhu)予美,心焉忉忉”(谁诓骗我的美人, 令我十分忧伤)。只是《陈风防有鹊巢》所反映是 家庭已受到破坏,而此诗所反映只是男子听到一些 风言风语,妻子劝慰他,说明并无其事。如果将这 两首诗看作是一对夫妇中的丈夫和妻子分别所作, 则是很有意思的。 此诗抒情女主人公是忠贞、善良的,同丈夫有 着很深的感情。她因为娘家缺少兄弟,丈夫便是她 一生唯一的倚靠,她把丈夫看作自己的兄弟。在父 系宗法制社会中作为一个妇女,已经是一个弱者, 娘家又力量单薄,则更是弱者中的弱者。其中有的 女子虽然因为美貌会引起很多人的爱慕,但她自己 知道:这都不一定是可靠的终身伴侣。她是珍惜她 的幸福的家庭生活的。但有些人却出于嫉妒或包藏 什么祸心,而造出一些流言蜚语,使他们平静的生 活出现了波澜。然而正是在这个波澜中,更真切地 照出了她的纯洁的内心和真诚的情感。 此诗运用了有较确定蕴含的兴词,表现含蓄而 耐人寻味。第一句作三言,第五句作五言,与整体 上的四言相搭配,节奏感强,又带有口语的韵味, 显得十分诚挚,有很强的感染力。 5、《国风王风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 赏析:《王风扬之水》是以远戍战士的口吻来写的。 诗从扬之水不流束薪起兴,一唱三叹,反复掀起戍 卒思妇盼归之怨的高潮。 全诗三章,各章基本相同。不同的是:“束薪”、 薪、楚、蒲都是农家日常燃烧的柴草;申、甫、许是三个姜姓的诸侯小国。因此,全诗实际上把一个 相同的内容,反复吟诵三次,用重复强调的手法, 突出远戍战士思家情怀。每章头两句“扬之水,不 流束薪(楚、蒲)”,用流动的河水与不动的柴草对 比,先让人视觉上有特殊印象:那河沟的水哗哗地 流动,仿佛岁月一天天过去,不再回来;那一捆捆 的柴草又大又沉,小小的河水根本飘浮不起,冲流 不动,仿佛战士思家的沉重心绪,永不改变。有了 这两句自然物象的起兴,很自然引出三、四两句“彼 其之子,不与我戍申(甫、许)”,守着家园的妻子, 当然无法与远戍的士兵一起。如果说,士兵如远离 泉源的河水,越流越远;那么,妻子如坚定不移的 柴草,不飘不流。如果说,日月如流水不断流失, 思家情怀就如沉重的柴草,不动不移。分离的日子 越久,远戍的时间越长,思念妻子也越强烈。终于, 士兵喊出了自己心里的话:“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 哉?”意思是:在家的亲人平安吗?何年何月我才 能回家相聚呢?夫妻之情,故园之思,远戍之苦, 不平之鸣,都融化在这两句问话之中,而士兵回家 的渴望,产生了强烈的震撼力。 诗人在这里写了三种不流的情景。那河水载不 起的物件,一开始是一捆捆点燃篝火的柴棒,后来 换成一捆捆较细的荆条,再换成一捆捆造箭用的蒲 柳短棒,可见其怨思之情是一点点在加深加重的。 诗人又写了戍守三地的情景。这三地都相隔不远, 可能是调兵换防,因此一个边卒写出了三个边地的 守卫情景。正因为有了这种辗转调戍的情形,才更 能引发边卒抒发他心中积郁的思归之怨。 在诗歌句式上,此诗采用不齐整的句式,有三 言、四言、五言、六言几种,这说明诗歌带有鲜明 的口语化的倾向。口语化句子,正好比较朴实,比 较真切地表达出下层人民出身的士兵的口吻,起到 一种亲切诚朴的效果。实际上,除了个别词语带有 历史痕迹,在语义上需要诠解之外,这首口语化的 诗歌,千载之下仍有极强的感染力。 赏析:此诗的主人公可能是一个待嫁的姑娘,她选中 的对象是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郎。姑娘的选择未能 得到母亲的同意,所以她满腔怨恨,发誓要和母亲 对抗到底。 开篇以柏舟泛流起兴,写女主人公为自己的婚 姻恋爱受阻而苦恼,就好比那在河中飘荡的柏木小 舟一样。她早已自己相中了一个翩翩少年,他的发 型很好看,透出活泼灵动的精神劲儿。这就是女主 人公的心上人,她非他不嫁,至死不渝。可是她的 母亲千般阻挠万般阻拦,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母 女的意见不统一,爱情就发生了危机。女儿要么放 弃己见,要么作坚决的抗争。看来诗中女主人公是 持后一种态度的:至死誓靡它!坚决到这种程度, 母亲也就难办了。但要为娘的改变主意,也不是那 么容易的。所以女主人公一面誓死维护爱情,一面 从内心发出沉重的叹息:娘呀天啊,为什么就不相 信我是有眼力的呢!这一声叹息,使得诗的内容变 得沉甸甸的。 古代男女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像 这种敢爱敢恨的女子自己找婆家的事情,真是有违 传统习俗的,当父母的当然不会同意。可能也不一 定是父母要展示权威,多半是他们凭自己的生活经 验在为儿女把关,以确保日后生活美满。但是代沟 的存在,使两代人的择偶观念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差 异和冲突。这原也正常。问题的关键是,母女二人 的矛盾不可调和,因此才有了“之死矢靡他”的决 绝抗争。 这首诗反映了先秦时代汉族民间婚恋的现实状 况:一方面,人们在政令许可的范围内仍享有一定 的性爱自由,原始婚俗亦有传承;另一方面普遍的 情况已是“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取妻如之何? 非媒不得”(《齐风南山》),礼教已通过婚俗和舆论 干预生活。所以诗中女子既自行择欢,却又受到母 亲的制约。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诗中也就 表现了青年男女为了争取婚恋自由而产生的反抗意 识,这是一个很新很有价值的信息。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 威仪棣棣,不可选也。忧心悄悄,愠于群小。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赏析: 此诗的作者和背景,历来争论颇多,迄今尚无 定论。 从此诗的内容看,似是一首女子自伤遭遇不偶, 而又苦于无可诉说的怨诗。其抒情口气,有幽怨之 之语。用柏木做的舟坚牢结实,但却漂荡于水中,无所依傍。这里用以比喻女子飘摇不定的心境。因 此,才会“耿耿不寐,如有隐忧”了,笔锋落实, 一个暗夜辗转难眠的女子的身影便显现出来。饮酒 邀游本可替人解忧,独此“隐忧”非饮酒所能解, 亦非遨游所能避,足见忧痛至深而难销。 次章紧承上一章,这无以排解的忧愁如果有人 能分担,那该多好!女子虽然逆来顺受,但已是忍 无可忍,此时此刻想一吐为快。寻找倾诉的对象, 首先想到的便是兄弟,谁料却是“不可以据”。勉强 的手足之亲尚且如此,更何况他人。既不能含茹,又不能倾诉,用宋女词人李清照的话说,真是“这 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寻寻觅觅》)。 第三章是反躬自省之词。前四句用比喻来说明 自己虽然无以销愁,但心之坚贞有异石席,不能屈 服于人。“威仪棣棣,不可选也”意思是说:我虽不 容于人,但人不可夺我之志,我一定要保持自己的 尊严,决不屈挠退让。其意之坚值得同情乃至敬佩。 第四章诗对主人公那如山如水的愁恨从何而来 的问题作了答复:原来是受制于群小,又无力对付 他们。“觏闵既多,受侮不少”是一个对句,倾诉了 主人公的遭遇,真是满腹辛酸。入夜,静静地思量 这一切,不由地抚心拍胸连声叹息,自悲身世。 无可奈何之际,把目标转向日月。日月,是上天的使者,光明的源泉。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 尝不呼天也”(司马迁语),女子怨日月的微晦不明, 其实是因为女子的忧痛太深,以至于日月失其光辉。 内心是那样渴望自由,但却是有奋飞之心,无奋飞 之力,只能叹息作罢。出语如泣如诉,一个幽怨悲 愤的女子形象便宛然眼前了。对于女主人公是怎样 的人以及小人指什么人等问题争议也很大,各家之 说中,认为女主人公是贵族妇人、群小为众妾的意 见支持者比较多。 全诗紧扣一个“忧”字,忧之深,无以诉,无 以泻,无以解,环环相扣。五章一气呵成,娓娓而 下,语言凝重而委婉,感情浓烈而深挚。诗人调用 多种修辞手法,比喻的运用更是生动形象,“我心匪 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几句最为精 彩,经常为后世诗人所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