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

1989http://www.chinagp.net E-mail:zgqkyx@chinagp.net.cn 中国全科医疗/社区卫生服务工作研究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 【摘要】 背景 积极老龄化提倡老年人应保持身心健康、实现自我价值,是衡量晚年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近年来我国农村老龄化问题严峻,亟须调查分析农村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水平,为提升农村老年人生活质量提供参考依 据。目的 调查河南省农村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现状,分析其影响因素。方法 采用抽签法,于2018 年11 月—2019 月,在河南省鹤壁市淇县下辖5个乡镇中随机抽取2 个镇,每个镇随机抽取3 个行政村,对符合纳入标准的农村 老年人进行问卷调查,问卷内容包括一般人口学资料和农村版积极老龄化问卷,农村版积极老龄化问卷由研究者基 于课题组前期汉化积极老龄化量表(AAS)修订形成。共发放问卷670 份,回收有效问卷625 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 93.3%。结果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总得分为70.00(30.00)分,自理能力维度条目均分最高,为3.00(1.71)分, 建立经济保障维度条目均分最低,为1.00(1.00)分。Spearman 秩相关分析显示:性别、年龄、宗教信仰、受教育水平、 婚姻状况、居住情况、个人月收入、睡眠质量、每周锻炼次数、家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是否仍参与劳动、所在村里 有无健身活动设施与积极老龄化总得分具有相关性(P<0.05)。多重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年龄、婚姻状况、居住情况、 个人月收入、睡眠质量、每周锻炼次数、家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所在村有无健身活动设施是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得分 的影响因素(P<0.05)。结论 农村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相较于城市老年人还处于较低水平,针对本研究所得出的积 极老龄化影响因素,应采取针对性措施,如对高龄农村老年人进行积极老龄化宣教、为贫困老年人提供互助支持、宣 传开放包容的老年婚恋观、鼓励老年人自主决策、为老年人创造文体活动条件、普及宣传健康作息习惯、重视家庭支 持的力量等,从而为农村老年人赋权增能,帮助其实现积极老龄化。 【关键词】 农村卫生;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影响因素分析;河南 【中图分类号】 R 127 【文献标识码】 A DOI:10.12114/j.issn.1007-9572.2020.00.120 李宏洁,张艳,余自娟,等.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20,23(16): 1989-1995.[www.chinagp.net] LI J,ZHANGY,YU J,etal.Status quo activeaging among rural elderly itsinfluencing factors[J]. Chinese General Practice,2020,23(16):1989-1995. Status Quo ActiveAging among Rural Elderly ItsInfluencing Factors LI Hongjie,ZHANG Yan ,YUZijuan, WANG Ronghua,ZHAO Jing,DU Cancan,TIAN Yutong,LIU Zhen School Health,ZhengzhouUniversity,Zhengzhou 450000,China Correspondingauthor:ZHANG Yan,Professor,Master supervisor;E-mail:zhangyanmy@126.com 【Abstract】 Background Active aging,an important index elderlyshould maintain physical mentalhealth lateryears.The problem ruralaging recentyears,so activeaging among rural elderly life.Objective Toinvestigate currentstatus activeaging among somerural areas HenanProvince analyzeits influencing factors.Methods Adopting drawing lots method,two towns were randomly selected from five townships governed QiCounty HebiCity HenanProvince,and each town randomly selected three administrative villages from November 2018 January2019.Rural elderly who met inclusion criteria were selected questionnairesurvey.The questionnaire included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ActiveAgeing Questionnaire RuralAreas,which revisedfrom Chinese version ActiveAgeing Scale(AAS) developed researchgroup earlierstage.A total 670questionnaires were distributed 625valid questionnaires were collected effectiverecovery rate 93.3%.Results Thetotal score activeaging among rural elderly 70.00(30.00).Thehighest score "promote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71874162)——“医养一体化远程照护模式”对农村失能老人积极老龄化的作用机制 研究 450000 河南省郑州市,郑州大学护理与健康学院 通信作者:张艳,教授,硕士生导师;E-mail:zhangyanmy@126.com数字出版日期:2020-03-30 扫描二维码查看 原文+ 培训视频 1990 http://www.chinagp.net E-mail:zgqkyx@chinagp.net.cn 2002 年世界卫生组织在第二次世界老龄大会上正 式提出“积极老龄化”概念,强调人到老年时,应以更 加积极的态度投入晚年生活,注重身心健康和自我实现, 并在需要帮助时获得充分的保障与照料,从而提升晚年 生活质量,并将“健康”“参与”“保障”列为积极老 龄化的三大支柱要素,即积极老龄化要求老年人不仅要 保持身心健康,还应继续参与社会、经济、文化及公益 事务等,实现身心和社会交往的全面提升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也已将积极老 龄化列为衡量老年人生活质量及养老体系建设的重要指 。近年来我国不断出台积极老龄化相关政策,并对推动积极老龄化发展进行了有益探索,如推行“互助 养老”“时间银行”等模式,有关积极老龄化的研究也 日益增多,但目前我国积极老龄化研究尚处于初始阶 段,研究内容主要侧重于理论层面的政策探讨、路径分 析等,相关干预研究多处于试点阶段,且多以资源丰富、 经济文化基础较好的地区为试点,研究对象集中在城市 社区老年人,较少惠及农村和偏远地区老年人,而目前 农村地区老龄化程度和速度远高于城市地区 ,农村老年人的生存现状和生活质量日益成为老龄事业关注的 重点。本研究旨在对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现状及其影 响因素进行调查,以期为今后开展农村积极老龄化干预 工作、提升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提供借鉴和参考。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以样本含量不少于问卷条目数的10~15 倍为原则 ,采用抽签法,于2018年11月—2019年1月,在河南省鹤壁市淇县下辖5 个乡镇中随机抽取2 每个镇随机抽取3个行政村,以符合下列标准的670 居住在所调查农村社区1年以上;(3)无听力或认知 功能障碍;(4)知情同意,自愿参与本次研究。 1.2 研究方法 1.2.1 调查内容 (1)一般资料调查表:包括性别、 年龄、宗教信仰、受教育水平、婚姻状况、居住情况、 个人月收入、睡眠质量、每周锻炼次数、所患慢性病种 数、家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情况、参与劳动情况、村里 健身活动设施情况等。(2)农村版积极老龄化问卷: 根据课题组前期汉化的积极老龄化量表(AAS)修订, 原量表包含自理能力(7 个条目)、积极学习并融入社 个条目)、建立经济保障(4个条目)、开发心 灵智慧(5 个条目)、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5 个条目)、 积极奉献社会(4 个条目)、传承孝道以身作则(3 条目)7个维度共36 个条目,采用Likert 级评分法,总分36~144 分,分数越高则积极老龄化水平越高,量 表Cronbach's 。由于该量表汉化及初步应用均从城市老年人中取样,无法证实其在农村老年 人中的适用性,因此本研究采用认知性访谈对量表条目 的可理解程度及其与所反映概念的一致性进行检验:选 例农村老年人对量表条目的语言表述进行评价,并记录每位老年人的意见及填答问卷所需时间,根据认知 性访谈结果对部分条目的表述进行修改,最终修订形成。 农村版积极老龄化问卷在维度名称、条目数量、分值比 重上均与原量表相同,仅对部分条目的表述形式进行修 订和调整,具体修改情况见表1。预调查显示修订后问 own matters" dimension,3.00(1.71)."Establishing economic balance" got lowestscore,1.00(1.00).Spearman rank correlation analysis showed gender,age,religiousbelief,education level,marital status,living conditions,personal monthly income,quality sleep,exercisefrequency,family support socialparticipation,participation labor,andfitness facilities villagewere correlated totalscore activeaging(P<0.05).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age,maritalstatus,living conditions,personal monthly income,quality sleep,weeklyexercise times,family support socialparticipation,and fitness facilities were factorsinfluencing active aging(P<0.05).Conclusion The active aging among ruralelderly lowerlevel compared urbanelderly.According factorsaffecting activeaging,targeted measures should promotingactive aging education ruralelderly, providing mutual assistance poorelderly,publicizing inclusiveconcept old-agemarriage makeindependent decisions,creating cultural sportsactivities elderly,popularizinghealthy work resthabits,and emphasizing familysupport,so ruralelderly helpthem achieve active aging. 【Key words】 Rural health;Elderly;Active aging;Root cause analysis;Henan 本文要点: (1)人口老龄化是我国在21 世纪面临的重大挑 战之一,农村地区老龄化程度和速度远高于城市地区。 积极老龄化是衡量晚年生活质量的重要指标,亦是应 对老龄化社会的方略。(2)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 水平亟待提升,其自理能力相对较高,经济保障水平 相对较低。(3)年龄是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 的负向预测因素。个人月收入、每周锻炼次数、睡眠 质量及家庭支持是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的正向 预测因素。婚姻状况、居住情况、健身设施情况对于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的预测作用明显。 1991 http://www.chinagp.net E-mail:zgqkyx@chinagp.net.cn P<0.001)、 =0.167,P<0.001)、睡眠质量(r =0.236,P<0.001)、每周锻炼次数(r =0.165,P<0.001)、 =0.165,P<0.001)与积极老龄化总得分具有相关性。以积极老 龄化总得分为因变量(赋值:以实际值纳入),以上 述变量作为自变量,进行多重线性逐步回归分析(α =0.10)。模型中R=0.527,R =0.261,回归模型F=16.773,P<0.001。共线性分析显示,模型中所有自变量的方差膨胀因子(variate inflation factor,VIF)<4,容忍度(tolerance)>0.25,且 卷的Cronbach's 系数为0.818~0.938,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1.2.2 调查方法 课题组取得调查村村委会干部的理解 与配合,由课题组5 名具有农村实地调查经验的研究生 担任调查员,经课题组统一培训后,在乡村医生协助下, 向符合纳入标准的农村老年人现场解释调查目的、方法 及注意事项,取得其配合后进行匿名问卷调查,当场回 收,将填写不完整、有逻辑错误的问卷视为无效问卷剔 除。对于因文化程度限制而无法阅读或书写的老年人, 由调查员向老年人逐条阅读问卷条目,协助老年人完成 问卷。共发放问卷670 份,回收有效问卷625 份,问卷 有效回收率为93.3%。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 软件对调查结果进行 录入和统计分析。对人口学资料进行描述性统计,计数 资料以相对数表示;对计量资料进行正态性检验,结果 显示积极老龄化得分不服从正态分布,因此采用中位数 (四分位数间距)〔M(QR)〕进行描述,单因素分析 中对于两组比较采用Wilcoxon 秩和检验,多组间比较 采用多个独立样本Kruskal-Wallis 检验。相关性分析采用Spearman 秩相关。对积极老龄化得分进行平方根 转换,转换后服从正态分布,再将无序多分类变量进行 哑变量化,采用多重线性逐步回归分析对积极老龄化的 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以P<0.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625 例农村老年人的一般资料 参与本次调查的农 村老年人中,男307 例(49.1%),女318 例(50.9%); 60~79 岁554 例(88.6%),80 岁及以上71 例(11.4%); 受教育水平小学及以下489 例(78.2%),初中128 (20.5%),高中及以上8例(1.3%);在婚405 例(64.8%), 非在婚220 例(35.2%);独自居住119 例(19.0%), 与子女居住244例(39.0%),与配偶居住203例(32.5%), 与子女及配偶同住59 例(9.5%)。 2.2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现状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 龄化总得分为77.00(30.00)分,自理能力维度条目均 分最高,为3.00(1.70)分,建立经济保障维度条目均 分最低,为1.00(1.00)分(见表2)。 2.3 不同特征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得分比较 不同 性别、年龄、宗教信仰、受教育水平、婚姻状况、居住 情况、个人月收入、睡眠质量、每周锻炼次数、所患慢 性病种数、家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劳动参与情况、健 身活动设施情况的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得分比较,差异有 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4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影响因素的多重线性回归 分析 Spearman 秩相关分析显示,性别(r =-0.153,P<0.001)、 =-0.096,P=0.016)、受教育水平(r =0.192,表1 农村版积极老龄化问卷条目修订情况 Table 1 Items revision ActiveAgeing Questionnaire ruralareas 原量表条目 修订后条目 我经常参加社会活动或社区发展 活动 我经常参加村里组织的各项活动 我积极参与老年俱乐部或其他俱 乐部的活动 我积极参与村里老年人的集体 活动 我是所在社区的顾问、专家或 智者 我有某种一技之长,村里人也会 因此向我请教或求助 我参与社区宗教活动或传统庆典 活动 我参与村里的宗教活动或逢年过 节的庆祝活动 我会学习使用手机、电脑等新的 信息技术和便捷设备 我会学习使用手机、电脑等高科 技产品 我喜欢尝试新鲜事物或寻求新 体验 我喜欢尝试新鲜事 我常按计划做好手头的工作 我常常计划好了再去做事 我向社区或公共福利机构捐赠 钱物 我向村里或福利院捐赠钱物 我常常以积极的心态看待一切 事物 我常常以好的心态看待一切事物 我坚定自己的信念 凡事一旦下定决心,我就不会轻 易改变 我知道有些事情我解决不了 我知道生活中有些事只靠我自己 是解决不了的 我巩固了家庭关系,以便老了能 够有孩子在身边 我能够处理好家庭关系,以便老 了能够有孩子在身边 表2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各维度得分情况(分) Table 2 Active aging scores differentdimensions among ruralelderly 维度 总分 实际得分 〔M(QR)〕 条目均分 〔M(QR)〕 自理能力 0~28 21.00(12.00) 3.00(1.71) 传承孝道以身作则 0~12 8.00(4.00) 2.67(1.33) 开发心灵智慧 0~20 11.00(6.00) 2.20(1.20) 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 0~20 10.00(5.00) 2.00(1.00) 积极学习并融入社会 0~32 15.00(9.00) 1.88(1.13) 积极奉献社会 0~16 7.00(5.00) 1.75(1.25) 建立经济保障 0~16 4.00(4.00) 1.00(1.00) 1992 http://www.chinagp.net E-mail:zgqkyx@chinagp.net.cn 表4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影响因素的多重线性逐步回归分析 Table 4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influencingfactors activeaging among ruralelderly 自变量 b(95%CI) 常量6.923(6.202,7.643) 0.36718.860 <0.001 年龄(岁,以60~79 为参照) 80 -0.290(-0.561,-0.020)-0.078 0.138 -2.111 0.035 婚姻状况(以非在婚为参照) 0.571(0.340,0.802)0.231 0.118 4.849 <0.001 居住情况(以独自居住为参照) 与配偶居住 -0.629(-0.916,-0.343)-0.250 0.146 -4.313 <0.001 与配偶及子女居住 -0.707(-1.073,-0.342)-0.175 0.186 -3.801 <0.001 个人月收入 0.091(0.015,0.167)0.091 0.039 2.347 0.019 每周锻炼次数(以实际值 纳入) 0.208(0.146,0.270) 0.233 0.032 6.580 <0.001 睡眠质量 0.185(0.076,0.295)0.120 0.056 3.318 0.001 家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 0.218(0.121,0.315)0.157 0.049 4.410 <0.001 所在村里有无健身活动设施(以有为参照) 0.312(0.147,0.477)0.131 0.084 3.705 <0.001 等级资料作为数值型变量纳入模型;-表示无相应数据 自变量之间相关系数<0.80。结果显示,年龄、婚姻状况、 居住情况、个人月收入、睡眠质量、每周锻炼次数、家 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所在村里有无健身活动设施是积 极老龄化的影响因素(P<0.05,见表4)。 3 讨论 3.1 农村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现状分析 3.1.1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亟待提升 本研究 中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总得分明显低于张建阁等 研究报道的城市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得分〔(102.4019.00)分〕,凸显出积极老龄化的城乡差异,与 NURUZZAMAN 针对泰国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的调查结果相似,即积极老龄化整体处于较低水平,且存在地区 间差异。但该调查采用积极老龄化测评工具与本研究不 同,采用积极老龄化指数,男性老年人为0.64,女性老 年人为0.61。分析可能是由于城乡之间的经济文化差异 是影响个体认同形成的重要因素 ,故农村老年人老龄观念和行为与城市老年人有所不同。在城镇化进程 中,农村地区养老投入低于城市,相关资源较多分布于 城市 ,导致农村老年人养老条件低于城市水平,加上传统养老观念的束缚使得农村地区缺乏老年人社会参 与的组织氛围 。以上因素综合导致农村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水平低于城市老年人,提示亟须结合农村老年 人特点制定积极老龄化促进方案,缩短城乡老年人的积 极老龄化水平差异。 3.1.2 农村老年人的自理能力得分较高 本次调查 显示,农村老年人得分最高的维度是自理能力,与 表3 不同特征的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得分比较〔M(QR),分〕 Table activeaging scores among ruralelderly differentcharacteristics 特征 例数 得分 性别-3.833 30781.00(27.00) 31874.00(28.00) 年龄(岁) -4.848 <0.00160~79 554 78.50(28.00) 80 71 63.00(29.00) 宗教信仰 -2.406 8474.00(15.00) 54179.00(32.00) 受教育水平 25.977 <0.001 小学及以下 489 75.00(28.00) 初中 128 87.50(34.00) 高中及以上 105.50(32.00)婚姻状况 -3.728 40579.00(27.00) 非在婚 220 73.00(33.00) 居住情况 10.284 0.016 独自居住 119 74.00(33.00) 与子女同住 244 80.00(31.00) 与配偶同住 203 77.00(24.00) 与子女及配偶同住 59 72.00(23.00) 个人月收入(元) 19.207 0.001 <200 315 75.00(30.00) 200~ 170 77.00(27.00) 400~ 68 77.50(34.00) 600~ 29 85.00(36.00) 800 43 89.00(33.00) 睡眠质量 39.497 <0.001 很差 23 61.00(21.00) 较差 85 73.00(26.00) 一般 374 77.00(28.00) 较好 127 87.00(30.00) 很好 16 93.00(24.00) 每周锻炼次数(次/ 58.941<0.001 25172.00(23.00) 11977.00(20.00) 12583.00(32.00) 7989.00(31.00) 5195.00(32.00) 所患慢性病种数(种) 11.113 0.025 12773.00(28.00) 35179.00(28.00) 11579.00(39.00) 2971.50(25.00) 60.00(-)家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 65.584 <0.001 非常不支持 37 72.00(39.00) 不支持 38 65.50(24.00) 一般 325 73.00(25.00) 较支持 201 90.00(26.00) 非常支持 24 79.50(18.00) 是否仍参与劳动 -4.124 22481.50(29.00) 40175.00(29.00) 所在村里有无健身活动设施 -4.126 34981.00(27.00) 27672.50(29.00) 表示无相应数据1993 http://www.chinagp.net E-mail:zgqkyx@chinagp.net.cn LANGE [10]的研究结论相似,这可能与我国农村地 区的经济文化特点有关。多年从事农业生产的生活经历 使得农村老年人更受“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精神的影 响,因而更倾向于独立应对和决策日常事务及活动,同 时“不给子女添麻烦”的思想也促使农村老年人在寻求 家人帮助之前首先尝试独立照顾自己,例如其在劳动力 尚存时尽量靠务农和打工等方式维持生活 [11] ,并在力 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帮助家人,主动承担起管理家务和 照顾孙辈等家庭责任,故农村老年人的自理意识和水平 均处于较高水平。 3.1.3 农村老年人经济保障水平较低 农村老年人得分 最低的维度是“建立经济保障”,与李成波 [12] 的研究 结果相似。农村老年人经济来源渠道相对单一,经济保 障范围狭窄,难以为自身晚年生活做足经济准备,甚至 需要部分或全部从子女处获得经济帮助 [13] ,加之本次 调查的农村老年人中多数患有1 至多种慢性病(498 79.7%),其医疗花费影响到经济能力,故“建立经济保障”维度得分较低。而经济保障是老年人基本的养老 需求,直接决定了老年人养老水平的高低 [14] 。提示应 重视农村老年人的经济保障,创造条件帮助农村老年人 参与力所能及的有偿工作,拓宽其经济来源渠道,以提 升其经济保障水平。 3.2 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影响因素分析 3.2.1 年龄 人口学变量中,年龄因素进入模型,且对 于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具有一定的负向预测作 用,年龄越高的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程度越低,与 PERALES [15]研究结果相似。张文娟等 [16] 研究发现, 高龄老年组中生活能自理的老年人比重相较于中低龄老 年组出现加速下降,且这一现象在农村更为明显。而自 理能力下降会成为老年人日常生活和社交的障碍,使老 年人社会参与水平被动降低,甚至产生负性情绪 [17] 同时,高龄老年人可能因担心影响家人而主动减少外出,导致与外界的交往更趋减少和简单化,其自我价值感随 之降低。提示应关注高龄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状况,通 过适当的健康指导和积极老龄化宣教帮助其延迟自理能 力丧失,树立面对衰老的积极认知,提升其幸福感和价 3.2.2 经济状况 人口学变量中,个人月收入是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的正向预测因素,收入越高的农村 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越高,与HIRAI [18]的研究结 果趋同。分析其原因,可能是由于老年人收入水平越高, 经济独立性越高,其日常生活和社会参与的独立性也相 应增强,且收入较高的老年人能够享受相对较好的物质 条件和卫生服务 [19] ,有助于提升其健康水平和生活满 意度。而收入较低的老年人经济支配能力较低,影响其 基本生活水平和健康投入 [20] ,此外,受困于较低的经 济水平,部分农村老年人仍以满足温饱需求为主要生活 目的,缺乏追求高层次社会参与的动力和能力 [21] 致积极老龄化水平较低。提示有必要为经济状况较差的农村老年人提供适当的社会支持,如通过义诊、健康知 识讲座等提升其健康管理能力,或通过成立老年协会、 老年互助小组等建立起农村社区的关爱互助网络,对老 3.2.3 婚姻状况 婚姻状况对于农村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水平的预测作用明显,在婚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程度 高于非在婚老年人,与刘月月等 [22] 的研究结果相似。 依恋理论研究认为,夫妻之间的依恋有助于老年人感受 到更多的社会支持,并帮助老年人以积极的眼光评判自 我价值和看待外部世界 [23] ,即配偶之间可以相互扶持, 情感有所寄托,且老年人更易受配偶影响和鼓励,从而 积极参与到社会活动中去,因而积极老龄化水平相对更 高。此外,有配偶的老年人更易察觉对方的身心健康变 化情况,有助于突发疾病的早发现、早治疗 [24] 。提示 有必要关注农村非在婚老年人的婚恋问题,可通过宣传 教育帮助农村老年人树立开放和包容的婚恋观,村委会 也可协同民政部门为农村老年人婚恋交友提供平台和机 会,从满足婚恋需求层面推动其实现积极老龄化。 3.2.4 居住情况 本研究中,“与配偶居住”和“与配 偶及子女同住”均进入回归模型,且处于这两种居住模 式的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平均低于独居老年人。在 本研究实地调查中,独自居住的农村老年人大多年龄较 低,且自理能力及生活条件较好,与姜向群等 [25] 研究 结果一致,即选择独居的老年人大多具备一定的经济能 力,且本身具有较好的自理能力,同时独居状态也迫使 老年人自身更多地参与到生活事务和社会交往中来,不 仅有助于维持其自理能力和健康水平,也增加了老年人 在社会参与上的自由度和能动性,扩展了老年人与外部 环境的联系,有助于其社会支持网络的维持,因而其积 极老龄化水平相对较高。 3.2.5 锻炼情况 农村老年人每周的锻炼次数对于其积 极老龄化水平的正向预测作用明显,每周锻炼次数越多, 积极老龄化水平越高,与CABRITA [26]观点一致, 即健康行为是延迟甚至扭转功能衰退的积极老龄化关键 因素。体育锻炼可帮助老年人增强体质、预防或减轻疾 病带来的负面影响,从而提升健康水平。同时,体育锻 炼是健康层面的社会参与,可增加老年人与外界的接触 和交流,而锻炼获得的良好运动能力也有助于提升老年 人的价值感和尊严感,相关研究也证实,主动参与锻炼 活动的老年人具有更高水平的主观幸福感 [27] 。但老年 人体力水平会随年龄增长而下降,使其难以达到应有的 锻炼水平 [28] ,提示需结合老年人特征研发适合其生活 习惯和身体功能的活动形式。例如彩虹 [29] 为老年糖尿 1994 http://www.chinagp.net E-mail:zgqkyx@chinagp.net.cn 病患者设计基于kinect 技术的开脉太极,有效保证了患 者的运动强度和依从性。 3.2.6 健身设施情况 本研究中,健身设施情况也进 入模型,所在社区具备健身活动设施的老年人积极老 龄化程度更高,与CHRYSIKOU [30]的研究结果趋 同,即健身活动设施等适老化环境设施有助于提升老 年人生活质量,促进积极健康的老化。农村老年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其主要生活方式逐渐由劳作转变 为休闲,且活动范围多局限于农村社区内,而健身 活动设施有助于吸引老年人外出健身,是维持其健 康水平的重要硬件保障。同时,健身设施为农村老 年人“走出去”接触外界创造了条件,侧面增加了农 村老年人的社会参与机会。因而农村社区建设应充分 考虑农村老年人文体活动需求,例如合理利用闲置 土地增设适老化健身及娱乐设施等,满足其文体活 动需求,为实现积极老龄化提供良好的环境条件。 3.2.7 睡眠质量 睡眠质量对于积极老龄化水平具有正 向预测作用,农村老年人睡眠质量越好,积极老龄化水 [31]研究结论相似。高质量的睡眠 有助于调节机体新陈代谢和激素分泌,缓解老年人疲劳 感,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和生活热情,从而提高老年 人健康水平及参与日常生活和社会活动的能力和积极 [32-33]。而较差的睡眠质量会对身心健康造成负面影响, 并增加疲劳等健康问题发生的风险 [34] 。提示农村老年 人的睡眠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可对睡眠较差的农村老 年人进行健康生活方式和作息习惯的宣教,同时普及简 单易行的助眠技巧,例如穴位按摩等,在不增加经济负 担的同时改善其睡眠质量,进而提升其积极老龄化水平。 3.2.8 家庭支持 家庭支持是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水 平的正向预测因素,家属对社会参与的支持度越高,农 村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水平越高,与以往研究结果相似, 即来自家庭成员的支持有助于提升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及 社会参与水平 [35] 。受文化因素影响,农村老年人多以 家庭利益为重,在结束劳动生涯后主动承担家务、照看 孙辈 [36] ,压缩甚至放弃自身休闲活动的时间,且随着 年龄增长,老年人的家庭依赖性逐渐增加,家人的态度 对老年人决策有重要影响 [37] ,因此家人的支持有助于 老年人主动从家务劳动中抽离,增加其外出活动和社会 交往的机会。此外,领悟社会支持理论认为,个体在主 观上获得的被支持、被理解的体验越多,其内心的满意 度越高,心理弹性也就越高 [38] ,相关研究也表明感知 支持有助于降低老年人孤独感,并增加身体活动,进而 提升其生活质量 [39] 。因此积极老龄化应重视家庭关系 和家风建设,引导老年人子女主动承担家庭责任,提供 有助于老年人社会参与的家庭支持,使家庭支持成为农 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的坚实后盾。 3.3 本研究的创新性和局限 本研究基于AAS 修订形 成适合农村老年人的农村版积极老龄化问卷,并对农村 地区老年人的积极老龄化水平开展调查,提供了农村老 年人的积极老龄化现状及相关因素等信息,为今后开展 农村积极老龄化干预工作、促进农村老年人实现积极老 龄化、提升农村老年人生活质量提供有价值的依据。但 本研究仅选取河南省鹤壁市的农村老年人进行调查,样 本量较为有限,不足以代表农村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的整 体水平;此外,问卷由调查对象凭主观认知填写,部分 项目如“所患慢性病种数”可能因调查对象对疾病认知 不足导致偏差,今后还需对问卷设计和发放进行进一步 规范。 作者贡献:李宏洁负责文章的构思与设计、数据收 集与整理、统计学处理、结果分析与解释、论文撰写、 论文中英文修订;张艳负责研究的实施与可行性分析、 结果分析与解释、论文中英文修订、文章的质量控制及 审校,对文章整理负责,监督管理;余自娟、王荣华负 责论文中英文修订、文章的质量控制及审校;赵敬、杜 灿灿、田雨同、刘珍负责数据收集与整理。 本文无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KAL ACHE A,GAT framework[J].AdvGerontol,2003,11:7-18. [2]国务院.“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 划[EB/OL].(2017-02-28)[2019-03-12].http://www. nhfpc.gov.cn/bgt/gwywj2/201703/a33c7a0110794bed8fea0c654cc68 5c3.shtml. 究,2018,42(3):38-50.DOI:CNKI:SUN:RKYZ.0.2018-03-004. [4]PRICE R.Psychometricmethods:theory practice[M].Washington:Guilford Publications,2016. [5]张建阁,张艳,史岩,等.郑州市社区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现状

暂无简介

文档格式:
.pdf
文档页数:
8页
文档大小:
0.0K
文档热度:
文档分类:
生活休闲 --  期刊/杂志

更多>> 相关文档